5月28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推进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的意见》(以下简称“国务院十一号文”),为国家级经开区吹响了新时期发展的号角。综合分析形势,我们认为,即将到来的“十四五”规划期,既是开发区发展的重大挑战期,也是重要机遇期。从外部看,经济下行压力、中美贸易战、技术革命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从内部看,多年发展过程中在体制机制、管理方式、产业结构、融资债务等方面也积累了一系列问题。在“十四五”规划期内,各开发区能有效解决上述问题,则浴火重生,再上台阶;反之,则会发展陷入停滞,矛盾丛生。为此,我们撰写了“十四五”时期开发区创新提升系列观察的文章,从发展理念、管理机制、产业发展、营商环境、招商引资等多角度探索开发区的转型创新路径,以兹为各级开发区领导提供参考。本篇是该系列文章之一。

文 / 和君咨询朱文奇团队

 

经过四十年的发展,我国多数开发区已经形成了明确的主导产业和优势产业集群。但是,产业层次低、传统产业占比高、转型升级压力大等问题也普遍存在。在“十四五”期间,如何推动自身产业结构优化和产业转型升级,是多数开发区需要思考的问题。本文中,我们梳理了产业转型升级的五个重点方向,并提出了构建“L+E”产业组合的产业升级思路。同时,以一个实操案例对该思路进行了讲解和说明,为开发区的产业发展提供参考。

 

沿着“五年规划”的轨迹寻找产业突破方向

 

五年规划是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通过回顾历次五年规划对产业发展的表述,可以清晰地看出我国产业在宏观经济战略的指导下不断调整发展的历程,具有如下特点:

 

1.1  制造业始终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点。

 

经过若干年的发展,我国已经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构成的完整工业体系,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稳居世界第一制造大国,500余种工业产品中有220种居世界第一。从历次五年规划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我国制造业的成长轨迹。

 

“十五”计划时,面对即将加入WTO的形势,我国首先选择将制造业融入国际分工体系,发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比较优势,使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市场空间在“入世”后进一步扩大。“计划”中明确提出,要将原材料工业、轻纺工业、装备制造业以及建筑业等作为优化升级的重点。

 

“十一五”和“十二五”时期,工业结构优化升级成为工业发展的重点。提出了加速发展电子信息制造、生物、航空航天等高技术产业,提升汽车、船舶、数控机床、输变电等在内的重大技术装备制造业的自主研发和创新能力。

 

到了“十三五”时期,高端装备制造成为制造业的重点发展方向,强调智能制造的培育推广,以及制造业由生产型向生产服务型转变。

 

可以看出,从“十五”时期的劳动密集型初级制造业,到“十三五”时期的高端装备制造业,我国制造业研发与创新的含量不断提升,现代工业体系也愈发完整,在国际分工中形成了强大的竞争力。因此,“十四五”时期,制造业仍将是我国产业发展的重点,继续夯实制造业基础,巩固和放大制造业的国际竞争优势,进一步提升制造业的智能化水平,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表1.1 历次五年规划中制造业发展重点

 

1.2 高技术产业、新兴产业在经济结构中的比重不断上升,成为我国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从“十五”计划起,国家开始重视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提出“加速发展高技术产业,特别是信息产业的发展,使之成为国家竞争力的制高点”;“十一五”规划拿出了一章的篇幅阐述高技术产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则正式提出重点发展一批战略性新兴产业。到了“十三五”规划阶段,不仅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内含和外延更加丰富,还提出了“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5%”的目标。可以预见,“十四五”时期,高新技术产业、新兴产业仍将是我国产业结构升级的努力方向,也是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表1.2 历次五年规划中高技术产业、新兴产业发展重点


1.3  专业化、高附加值、高品质是服务业的发展趋势。

 

在“十五”之前,我国服务业的总体比重偏低。“十五计划”提出“提高服务供给能力和水平”,旨在提高服务业的占比。经过20年的发展,服务业的比重明显上升,已经趋于合理。“十三五”规划提出“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生活性服务业向精细化和高品质转变”。可以预见,专业化、高附加值、高品质仍是“十四五”时期服务业的发展重点。

 

表1.3 历次五年规划中服务业发展重点

 

沿着产业发展趋势寻找产业突破方向

 

“十四五”时期,面对更加复杂的国际环境和我国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目标,开发区理应主动承担起产业转型升级的重任。在谋划产业发展时,可以围绕以下五个方面寻求突破。

 

2.1 技术突破。

 

技术创新是产业升级的根本动力。回顾三次工业革命历程,产业结构的颠覆性改变无不伴随着重大技术的突破。新技术一旦与市场需求相匹配,将对社会需求结构产生明显的改进,使价格高昂的“奢侈品”变成价格低廉的“必需品”,从而释放出巨大的增长潜力。例如,通信技术的发展极大的降低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成本,而5G的发展将带来相关成本的进一步降低。

 

一方面,着眼于第四次工业革命,未来五年的突破性技术包括5G、物联网、人工智能、石墨烯、量子科学、基因工程和可控核聚变等七大技术,与之对应的,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生物经济等,将是我国“十四五”期间产业发展的重点方向(图2。1)。另一方面,集成电路、芯片半导体等受制于国外的关键技术正处于缓慢发展期,为我国自主可控技术的赶超提供了机遇。目前,在芯片半导体等科技细分领域,全球产业发展已经遇到“叹息之墙”,例如,传统硅材质的芯片工艺基本达到了物理极限,包括intel,amd等全球顶尖企业芯片产品的单核频率提升速度已经非常缓慢;在软件领域,目前亦处于空档期,近五年几乎没有出现划时代的软件应用产品,五年前的个人电脑运行当前的软件毫无问题。因此,抓住科技领域的战略机遇期,实现相关技术的赶超,也将是我国“十四五”时期产业突破的重点方向。

 

对于开发区而言,需要在充分认识新技术发展趋势的基础上,选择与自身产业结构向契合的突破性技术,培育相关产业,形成产业发展的新动力。

 

图2。1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突破性技术和产业机会


2.2 空间突破。

 

地理空间大幅拓展,也是新的产业赛道孕育的机会。在大航海时代,葡萄牙、西班牙率先开辟了连接欧洲与亚洲、非洲、美洲的航线,实现了发展空间的大幅突破,从而由一个偏居一隅的欧洲小国,发展成为世界强国。随着海洋技术、空间技术的发展,人类的发展空间将实现进一步的突破,在这个过程中也将孕育海洋经济、太空经济等新的产业机会。

 

2。3 制度突破。

 

回顾我国改革开放40多年发展历程,制度创新也是产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可以释放巨大的经济发展活力:联产承包责任制带来农业大发展,明晰的产权制度改革带来工业化发展,房产证制度的推出带来了房地产的繁荣,股权分置带来了资本市场的大发展。

 

面向未来,随着前期改革红利的减弱,市场化改革进入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坚期,“十四五”期间,随着一系列新的制度突破,特别是土地、资金、技术等要素市场化改革,以及产权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也将为一些产业的发展创造条件